来了!刘亦菲、巩俐版《花木兰》这些你不可不知

        时间:2020.03.11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刘亦菲演唱《花木兰》中文主题曲 时长:03:35 来源:电影网

        刘亦菲演唱《花木兰》中文主题曲收起

        时长:03:35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讯 “木兰是一个战士,也是一个传奇!这是一部献给勇敢女性的电影,我将自豪地把它介绍给我的女儿。”

         

        作为迪士尼动画改编真人电影《花木兰》全球首批观众之一,主持人塔尼亚·兰博激动地写下了这段短评,也代表了不少观众对于新版《花木兰》的初印象。

         

        国外观众点赞《花木兰》


        首轮放映结束后,《花木兰》在社交网站上收获了几乎“一边倒”的好评:“史诗级的战争场面;精彩的动作设计;鲜明的女性意识;刘亦菲的个人魅力”成为评语的关键词。

         

        更有人盛赞:“这是《灰姑娘》之后,迪士尼最好的动画改编真人电影!”


        昨日(当地时间3月9日),《花木兰》的几位主演刘亦菲、甄子丹李连杰安柚鑫等也集体亮相全球首映礼现场。



        刘亦菲身着一袭金色凤凰长裙,集古典与现代元素为一身,格外吸睛。


        她还与98版动画“花木兰”的配音演员温明娜同框合影。“两代”花木兰的世纪同框,掀起了无数粉丝的回忆杀。

         


        按计划,《花木兰》即将于3月27日在美国上映。随着倒计时开启,关于这部《花木兰》的台前幕后,有哪些你不可不知的秘密?就请小电君带你一一揭晓。

         

        变与不变

        “非典型”迪士尼真人电影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

         

        一千多年前的北朝民歌《木兰辞》用生动细腻的笔触塑造了一位替父从军,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形象。

         


        花木兰身上展现的善良忠孝的品质、保家卫国的热情和英勇无畏的精神,非常具有现代性,放在强调女性独立的今天依然不过时。这也是1998年,迪士尼选择以《木兰诗》为灵感创作动画的重要原因。

         

        1998年动画版《花木兰》是迪士尼首次采用中国故事作为电影题材,在全球大获成功,总票房达到3亿美元。“木兰”更成为了迪士尼唯一一位无皇室渊源的“平民公主”。



        对于真人版《花木兰》,制片人和导演妮基·卡罗曾多次强调,影片并非动画版的复刻,而是对这一题材的全新诠释。为了应对观众的审美和价值观变化,他们做了哪些改变呢?


        1.当公主不必歌唱

         

        早在影片筹备阶段,导演妮基·卡罗就明确表示《花木兰》将是一部女性主角的战争动作片,而非迪士尼擅长的歌舞片。从首批观众的反馈来看,亦是如此。


         

        因含有部分暴力镜头,《花木兰》在北美的分级被定为PG-13级。这是迪士尼首部获此评级的动画改编真人电影。由此也不难看出,《花木兰》的与众不同。

         

        虽然片中没有了歌舞元素,但动画版《花木兰》的经典旋律也将以另一种形式得到保留。

         

        《Reflection》的原唱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将时隔22年再度唱响这首金曲,刘亦菲演唱的中文版《自己》也已经上线。此外,阿奎莱拉还将带来一首新歌《Loyal Brave True》(忠勇真)。


        2.再见了,木须龙和李翔

         

        在98年的动画版中,花木兰家族的“守护神”木须龙风趣幽默,颇受观众喜爱。但也有人认为,“弱小”“不正经”的木须龙形象涉嫌对中国传统“龙图腾”的丑化和误读。鉴于这些争议,制片人里德果断决定在真人版中删除木须龙这一角色。



        此外,在早期版本中,男主角陈宏辉和木兰有一场在桥上的吻戏,但在中国内部试映时,这一桥段遭到了部分观众的反对,最后也被删除。这些改动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迪士尼对中国观众的尊重。

         

        除了木须龙,真人版还对男主角做了较大改动,动画版的男主角“李翔”被“一分为二”,形成两个新角色:一是甄子丹饰演的唐将军,对木兰是如师如父的存在;二是安柚鑫饰演的陈宏辉,是与木兰同级的战友。

         


        做出这一改动的原因之一是,动画版中,李翔作为上级军官,与下属木兰发生恋情,这种“不平等的爱情”会引发观众不适。


        3.致敬无处不在

         

        虽然没有了歌舞和木须龙,但真人版对于动画版的致敬依然无处不在。

         

        《花木兰》的多张海报致敬了动画版的经典造型


        动画中浩大的练兵场面、雪崩镜头,还有木兰“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与马儿温情对视的细节都得到了精准还原,一定会让动画粉丝会心一笑。


        还原雪崩场景


        还原练兵场景


        还原木兰与马儿对视

         

        首款预告中,刘亦菲的一句台词:“I will bring honor to us all”(我会为家族带来荣耀)也来自动画版台词和插曲《Honor to Us All》中的歌词,使得真人版与动画版达成了主题共鸣。



        4.参考了五版《木兰辞》和张艺谋电影

         

        真人版《花木兰》并非动画版的复刻,而是直接改编自《木兰辞》。据导演妮基·卡罗透露,他们参考了至少五个版本的《木兰辞》,还观看了包括赵薇主演的《花木兰》在内的中国版影视改编。



        为了保证影片中国元素的真实合理性,影片不仅请来了《卧虎藏龙》《英雄》的制片人江志强加入制片团队,还专门聘请了一组中国历史学家,为创作提供建议。


        “我们意识到动画中的皇帝一角不太符合历史,对此在真人版中进行了修正。”制片人里德说。他还透露,影片还增加了木兰在丝绸之路上的奇遇,她遇到的波斯人和南亚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丝绸之路的文化多样性。



        《花木兰》在建筑设计、服化道和配乐方面,也融合了大量标志性的中国文化符号。



        在战争场面的设计中,导演妮基·卡罗称,张艺谋的电影美学对《花木兰》影响颇深。从色彩、构图到“人海战术”都能依稀看到《英雄》等电影的影子。



        不得不说,由于《花木兰》面向的是全世界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其中的中国元素很难完全符合史实,大多仍是西方语境中对中国文化的想象和重塑。

         

        “《花木兰》不仅是一部中国题材的电影,也是一部迪士尼电影,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要找我当导演的原因。”妮基·卡罗坦言。

         

        全亚裔阵容

        导演称刘亦菲是个“战士”

         

        真人版《花木兰》的演员阵容全部是亚裔演员,这一点也开创了迪士尼电影的先河。

         

        女主角刘亦菲能从上千名试镜者中脱颖而出,不仅由于她的形象气质符合,英语口语流利,最重要的因素是她还有丰富的动作戏经验和不怕吃苦的性格。



        导演妮基·卡罗至今仍记得刘亦菲试镜时的表现:那天她坐了14个小时的飞机来到洛杉矶,几乎没有休息就开始了2个小时高强度的试镜。她连试了5场文戏,其中一场的台词多达5页纸,紧接着又是一个半小时的武戏。

         

        “她的身体素质和动作能力令我惊叹,关键的是她从不抱怨,从那天我就知道她是一个战士,也是能与我并肩战斗的战友。”妮基·卡罗这样评价刘亦菲。



        凭借在《天龙八部》《神雕侠侣》《功夫之王》等影视剧中积累的动作经验,刘亦菲在《花木兰》中表现得游刃有余。摄影师透露,刘亦菲亲自完成了片中90%的特技动作,包括骑马、射箭、武剑、武术等,几乎没有用到武替,让她印象深刻。


        影片的另一位主演甄子丹更不必说,不仅动作戏亲自上阵,他还在戏里戏外都担当起了“武术教练”的职责,向武打演员们教授太极等中国功夫。

         

        在首映礼上,甄子丹和李连杰均表示,女儿是他们选择出演《花木兰》的最大动力,“我女儿今年16岁了,她从小就看《花木兰》,看了至少100遍,我是为了她演的。”甄子丹说。


        甄子丹与家人亮相《花木兰》首映礼

         

        谈到巩俐饰演的女巫,制片人表示,增加这一角色,同样出于女性主义的考虑,“我们不仅需要男性反派,也需要女性反派,她展现了另一种形式的女性力量。”



        另一位女配角——饰演媒婆一角的郑佩佩与刘亦菲渊源更深。两人在《仙剑奇侠传》中饰演的“姥姥”和“灵儿”深入人心。此次时隔15年的再次合作,十分引人期待。

         

        郑佩佩和刘亦菲将在《花木兰》中再续前缘


        近几年,斯嘉丽·约翰逊主演《攻壳机动队》蒂尔达·斯文顿饰演《奇异博士》中的古一法师等一系列由白人演绎的亚裔角色曾在好莱坞引发广泛争议。

         

        如今,《花木兰》选择全亚裔卡司,无疑可看做是一种进步,也标志着亚裔演员在好莱坞地位的提升。

         

        票房几何?

        迪士尼2亿美金“豪赌”

         

        《狮子王》全CG的时代,《花木兰》的拍摄方式相当传统。


        导演妮基·卡罗坚持所有的战争场面都尽可能实拍,为此剧组曾到中国18个地点及新西兰取景。片中的马戏也由80匹真马和蒙古专业马术演员实景完成。



        这种坚持也使得《花木兰》的制作成本飙升,超过2亿美元。


        这是女性导演执导电影的最高投资,也创下了动画改编电影的成本新纪录。此前,仅有阿娃·杜威内(《时间的皱褶》)、凯瑟琳·毕格罗《拆弹部队》)、派蒂·杰金斯《神奇女侠》)三位女性导演曾独立执导过投资超1亿美金的大片。


        刘亦菲与妮基·卡罗


        仅从这一点,不难看出迪士尼对妮基·卡罗和《花木兰》这一IP的极大信任。《花木兰》首支预告片全球播放量达到1.75亿,位列影史第7,也印证了这位“中国公主”的超高人气。


        鉴于迪士尼上一部真人电影《阿拉丁》曾拿下10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花木兰》按计划收回成本并实现盈利并非难事,但如今,全球疫情的发展无疑成了影响影片票房的最大变数。

         

        迪士尼虽然坚持《花木兰》在北美如期上映,美国媒体也给出了8500万美元,这一相对乐观的开画预期,但随着影片在亚洲、欧洲多地的上映计划遭到推迟,全球票房必将蒙受损失。迪士尼只能期待凭借过硬的口碑和品质,在后期实现翻盘。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武汉出生的刘亦菲表示,自己一直关注着家乡的情况,也非常牵挂仍在武汉的亲人,“人们都在做正确的事情,在关心照顾自己和周围的人,这让我非常感动,希望一切能尽快过去。”


        刘亦菲的话也正是我们的期盼,相信一切都会过去,我们会在最好的时间与“木兰”相遇。



        文/阿K